随笔:一个人可以一生不结婚但绝不能一辈子不交友……

  十几年,我有了挚友;二十几年,我有了爱人;三十几年,我有了儿女,可望着夜空中那勾残月,我却说不清楚所拥有的

  哲学家说:月残了,是心里装不下太多的负担。残缺的部分是一种轻盈,剩下的才更为艰难。

  “将铜板抛向空中落地10次,见到字的概率为1——10次,见到心愿中的现象也许是0次;100个行人擦肩而过,见到相识的人的概率为1——100次,见到线次。”

  你曾经是我的同学,同窗数载,可毕业了,却各奔东西,很多人,没了消息,如泥牛入海。

  你曾是我的初恋,很留恋,很温馨,很让人回忆,但遗憾地没有成为夫妻,却很凄美。

  你曾是我的红颜知己,很知心,很真挚,很若即若离,很坦荡,也很暧昧,就像相遇在云里,雾里,梦里

  你曾是我的同事,在一起共事多年,了解你就像了解自己。相互很尊重,很照顾,就是感觉走不进彼此的心里,有时慨叹地说:

  你曾是我生命中遇见过的人,不论是擦肩而过,还是停留几许,那都是一个缘分,一份友谊。

  友谊那怕是昙花一现的短暂,只要是花,那就是春的气息:一朵花,二朵花,三朵花……她将点缀出满园春色,盎然生机……

  友谊那怕是一滴雨那样脆弱,只要是雨,那就是海的标志:一滴雨,二滴雨,三滴雨……她将汇成岁月的长河,滚滚流淌,经久不息……

  友谊那怕是青果一样苦涩,只要是果实,那就是秋的收获:一粒果,二粒果,三粒果……她将标示出耕耘的艰辛、人生的蹉跎,悲悲喜喜,患得患失……

  一个人可以一生不结婚,但绝不能一辈子不交友。朋友多了会很累,没有朋友会更累!

  “一个高个子男人,穿着睡衣和雨衣,赤着脚,正在和风雨苦斗。刚刚丢了了帽子,围巾又被风吹起来,然而暴风中,烛火却纹丝不动。他是在沿一条迂回的路线,从一座房子走向另一座房子吗?莫非他是赫克利斯,身处十字路口而不知前途何在吗?

  我却感觉都不是。他却像在不平静的夜晚,有一颗空寂,孤单而骚动的心,手拍着脑袋像一种回想,一切姿势又像在寻找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