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腊舞蹈家成圣火采集最高女祭司 当选过程揭秘

普罗科皮欧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的最高女祭司。按照祭司人选稳定性的惯例,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最高女祭司夏尔库怀孕之后,普罗科皮欧是合情合理的第一替补,而在1999年,普罗科皮欧就是借时任最高女祭司的彭布奇怀孕的机会擢升的。

然而,正如希腊大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所说,“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”他人怀孕没有给普罗科皮欧带来两次机会。好在普罗科皮欧很看得开,她比前任更懂得如何利用最高女祭司的身份为自己创收。被人熟知之后,从剧场演出到电视台做节目、为杂志拍专辑,她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满满的,甚至连在家睡一觉的时间都没有。

媒体大规模的视觉轰炸产生了奇效,她采集圣火的镜头到现在还反复在各电视台的节目中播放,直到现在,不少普通希腊人心目中对最高女祭司的印象,仍是普罗科皮欧的形象。她豁达地表示:“当不成大祭司,我随时愿意做一名奥运志愿者。”

萨蒂里就没有这么释然了。1992年,她从有着“最高女祭司摇篮”之称的希腊国家剧院戏剧学校毕业之后,就一直是霍斯老师祭司团里的成员。在得知夏尔库怀孕的消息之后,霍斯有意无意地向媒体泄密说:“这个女孩(萨蒂里)是现在的第一人选。”

没想到娜芙普利都这匹黑马杀出破坏了萨蒂里的美梦。因为娜芙普利都从未入选过祭司团,也不是霍斯老师的学生,这名非嫡系的“空降兵”很令萨蒂里想不通。2月14日情人节这天,她和其他落选的祭司团成员一起,在霍斯老师家里吃了一顿“散伙饭”,这次希腊奥委会大规模地起用新人,共有22张新面孔进入了祭司团,这也意味着更多的人退出了。

“我不介意最后没当选最高女祭司,我更为敬爱的老师不再担任奥运圣火采集仪式的总策划感到惋惜。所有落选的姐妹都已经习惯了参加奥运圣火采集仪式,突然不能去让我们觉得生活中好像缺少了什么。”